?首頁?
? >? 資訊中心? >? 媒體聚焦
《南方》:茅洲河蝶變
來源:電建生態公司 作者:《南方》雜志記者 溫柔 時間:2020-08-11 字體:[ ]

盛夏時節,茅洲河燕羅濕地公園里碧波蕩漾,河面吹來的微風蕩起岸邊片片白茅,偶有覓食的白鷺驚起水花朵朵。

茅洲河,曾經是珠三角地區污染最嚴重的河流之一,河流內有水皆黑臭。如今,這里卻成了人們眼中“水清岸綠、魚翔淺底”的美麗畫卷。

2015年,茅洲河被列為珠三角污染最重的河流;2018年省委主要領導、省第一總河長牽頭督辦茅洲河治理;2019年11月起,茅洲河共和斷面水質達到了地表水Ⅴ類,全流域所有黑臭水體全部消除。

從“黑臭河”到“生態河”,短短幾年時間里,茅洲河走出了一條怎樣的逆襲之路?

正本清源

23.3、11.6、11.5、7.04、3.9、1.44,這組數據是2015年以來茅洲河國考共和斷面的氨氮指標,幾年來這些數字呈階梯式下降,茅洲河水質從重度黑臭轉變為地表Ⅴ類水。

“除氨氮之外,許多其他指標也都發生了質的飛躍。”在茅洲河展示館里,深圳市水務局茅洲河流域管理中心茅洲河管理所所長胡海濤向《南方》雜志記者講述了茅洲河深圳側的“脫黑”歷程。

今年1—6月以來,茅洲河綜合污染指數同比下降近50%,共和村國考斷面最近一次的水質檢測結果為地表IV類。

茅洲河,發源于深圳境內的羊臺山北麓,流域面積388平方公里,干流河長31.3公里,流經深圳市光明區、寶安區和東莞市長安鎮。

上世紀90年代以來,茅洲河污染程度逐年加劇,河道淤積嚴重,汛期流域內洪澇災害頻發。在人們記憶中,茅洲河河水呈黑色黏稠狀,建筑垃圾、生活垃圾隨處可見,裸露出的河床像是“黑色沼澤”。

污染企業管控、污水收集與處理、底泥污染處理、暗涵整治……擺在眼前的難關一個接一個,如何啃下治理的“硬骨頭”?

“‘治水’第一步要‘治本’,要在控源截污上下功夫。”胡海濤認為,問題在水里,根子卻在岸上。深圳在茅洲河治理中的關鍵一步是“正本清源、雨污分流”,實行全流域雨污分流,逐個小區、逐棟樓宇、逐條管網排查改造。

“自2016年以來,茅洲河流域投入資金344億元,新建污水管網2008公里,完成小區、城中村正本清源改造2628個,新增污水處理能力81萬噸,實現‘污水全收集、收集全處理、處理全達標’。”胡海濤介紹道。

而深圳也在全國率先實現全市域消除黑臭水體,被國務院評為重點流域水環境質量改善明顯的5個城市之一,成為全國黑臭水體治理示范城市。

2018年6月,曾經被取消了13年的茅洲河龍舟賽,在茅洲河燕羅濕地段重新開賽;2020年1月,深圳市水上運動訓練中心在茅洲河碧道示范段正式揭牌,結束深圳水上運動項目長期在外地訓練的歷史;東莞側茅洲河邊也是鷺鳥出沒、垂釣者甚多……

短短4年多時間里,曾經的“黑臭河”實現了華麗轉身,茅洲河治理成效被央視《共和國發展成就巡禮》《美麗中國》等紀錄片收錄。

此外,茅洲河還在大破大立中推進“騰籠換鳥、鳳凰涅槃”,經濟加速轉型升級。4年多來,茅洲河流域(深圳側)共整治散亂污企業4299家,淘汰重污染企業77家,流域經濟產業正朝形態更高端、結構更合理、質量效益更好的方向轉變。

破解跨界難題

“為統籌流域區域治理,廣東建立了流域+區域聯席會議制度,在重點流域治理、重點任務落實、專項督查、聯合執法、信息共享等方面強化協作,成功解決了一大批跨界河湖管理及治理問題。”廣東省河長辦相關負責人表示。

作為界河,茅洲河下游有11.7公里是深莞兩市共有,如何實現跨界治理的統籌協調?廣東在省、市層面都建立了協調機制:省有關部門及流域市、區、鎮每月組織召開一次協調會議;深圳、東莞兩市成立由分管市領導掛帥的領導小組,推動解決茅洲河界河段清淤,塘下涌、新陂頭河的污染整治等一批棘手問題。

近年來,深莞兩市不斷通過完善污水管網、建設污水處理設施等措施改善茅洲河水質。到2019年底,深圳茅洲河流域的7座水質凈化廠全部達到準Ⅳ類排放標準,流域污水處理規模達到120萬噸/日;東莞側建成水質凈化廠2座,污水處理能力達到35萬噸/日。

此外,針對流域內企業排污問題,深莞兩市生態環境部門也多次進行聯合執法,對流域內偷排企業進行嚴厲打擊。2019年開展聯合執法3次,兩市共出動執法人員657人次,檢查企業190家,發現環境問題企業45家,立案21宗,整改24宗,查封扣押1宗。

胡海濤告訴《南方》雜志記者,除了在跨市層面的協調合作,深圳還建立下沉督辦協調機制,以促進各區治水及跨區協調工作。2018年,深圳市水污染治理指揮部啟動了對各流域治水的下沉督查,全市五大流域成立了五個下沉督辦協調組,分別由市水務局五個分管副局長任組長,下沉各流域治水第一線。

“通過下沉組的督辦和協調,各級領導能夠掌握全市治水的真實情況,各項治水任務也得到了很好的落實,尤其是幫助各區水務部門解決了許多跨區協作的問題。”胡海濤介紹,茅洲河作為深圳第一大河,整治過程中不乏跨區間的協作。

在破解跨界難題之外,作為河湖治理的重要抓手,茅洲河以“河長制”促進“河長治”。在中央要求建立省、市、縣、鄉四級河長體系的基礎上,茅洲河按照“橫向到邊,縱向到底”“區域與流域相結合”的原則,把河長體系延伸到社區一級。

從省委書記到社區負責人,確保河長體系實現從茅洲河干流到溝渠溪塘等小微水體管護的全覆蓋,有效地解決了河湖管護“最后一公里”問題。

截至目前,茅洲河流域干支流已落實市、區、街道、社區四級河長共178名。以茅洲河流域寶安片區為例,自2017年以來,14名區級河長共巡河676次,召開會議224次;36名街道級河長巡河3823次;107名社區河長巡河24625次;各級河長共協調解決事項6683項。

全流域治理

長期以來,茅洲河治理存在上下游、干支流、左右岸不同步、分段治理、碎片化施工等問題。為此,茅洲河開啟“全流域統籌治理、大兵團聯合作戰”治水模式,打破以往“條塊分割、零敲碎打”的做法。

“茅洲河引入EPC(工程總承包)模式,充分發揮‘大兵團、機械化作戰’的優勢。”胡海濤告訴《南方》雜志記者,茅洲河治理創新了治理理念,在頂層設計上“動手術”。

具體來說,即在治理過程中招選有實力的大企業,以片區為單元打包,統一實施,推動工程大幅提速。在胡海濤看來,借助大型企業在人才、技術、管理、資源、社會責任等方面的綜合優勢,可以實現項目整體推進快、質量把控好、廉政風險小的效果。

“在茅洲河流域治理中,高峰時期一線施工人員超過3萬人、施工作業面1200多個,最高單日敷設管網4.18公里、單周敷設24.1公里,創國內紀錄。”胡海濤介紹。

在胡海濤看來,全流域治理的下一步目標是實現智慧化的流域管理。

今年3月,深圳市茅洲河流域管理中心揭牌成立,將全面對標國內外流域管理最新理念、最高標準和最優水平。同時,這也是深圳市水務局在全國首創的城市流域管理機構,完善了深圳流域管理體制機制,開啟了全流域一體化治水管水新模式。

“未來的流域管理將借助信息化數字化﹑智慧化手段,統籌流域內的廠、網、河、池、站、閘等全部涉水要素,實現全流域﹑全要素﹑全聯動管理。”胡海濤介紹道。




 《南方》2020年第15期:http://www.nfzz.net.cn/epaper/fb/330/content/2020-08/04/content_191265843.htm?from=timeline


【打印】【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2019年秋霞鲁丝片84,秋霜在线观看高清视频,2019秋霞84鲁丝片无码